家有「应思聪」 扭转错误心态!帮助思觉失调症回归社会非难事


33 岁的小南,是一位思觉失调症病友。他20多岁时发病,有被害妄想症状,常常怀疑同事和朋友老说他坏话、还想陷害他,因而感到焦虑与愤怒,导致工作都无法长久。 小南因为缺乏病识感,一直不愿意好好吃药,造成多次复发、反覆入院。经由精神部医疗团队的协助下,终于稳定病情;出院时经由医师转介,改为透过居家治疗追蹤。 现在他每3个月打1次针,症状稳定,也找到适合的工作,平时会和朋友出去旅游、看电影、打篮球,笑容也越来越多,年初还结婚圆了成家梦!他表示,现在家庭是他治疗的动力,为了家人和工作,顾好健康是首要件。

《我们与恶的距离》中的思觉失调症患者应思聪从发病、治疗,到最后顺利重返社会,这不只是剧情,其实也是许多患者的真实人生故事…但社会大众长期污名化思觉失调症,致使病友重返社会困难重重…


根据统计,全球思觉失调症终生盛行率为0.5~1%,平均每100人就有1人罹患,台湾约有118,615人被诊断为思觉失调症。该疾病好发于青壮期,男性好发年龄在10至25岁,女性为25至35岁,男性好发年龄较早。可能诱发的原因,为遗传、体质、外在刺激和环境压力因素等影响。


思觉失调症,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台中荣民总医院精神部主任蓝祚鸿表示,思觉失调症(Schizophrenia)是一种「思考」及「知觉」失调的疾病,属于脑部疾病。从脑部影像图发现,思觉失调症病友脑内灰质较常人少;灰质有如电脑里的晶片,负责视觉、听觉、情感、记忆及言语等知觉感应和肌肉控制功能。


由于病人大脑的神经化学与构造产生变化,致使脑部运作失衡,出现不合乎现实的想法或意念,以及生活功能退化的情形,发病后,会出现包括幻听、妄想、社交退缩等症状,影响认知功能、情感与情绪功能、人际社交和工作等。


蓝祚鸿指出,过去,大家都误以为思觉失调症无药可医,事实上,它是慢性病的一种,也是可以治疗的。


把握治疗黄金期 预防脑部不可逆的损伤


思觉失调症病发后的头五年为黄金治疗期,若及早发现,持续治疗,则能使大脑维持基本的运作与功能,降低复发风险;反之,若任意断药,复发风险将是稳定治疗者的5倍,更可能导致脑部不可逆的损伤恶化。


研究发现,每一次的复发对于大脑功能都会造成伤害,即使预后很难恢复到发病前的大脑状态。若一再复发,更可能让疾病慢性化,对于病患生活影响层面更大。


台湾精神医学会秘书长张家铭表示,根据研究,不到六成的患者在出院后第一个月有回诊拿药,仅有四成五的患者持续治疗一个月以上,显示患者对于稳定治疗的观念仍然不足。


老是忘记吃药?不妨考虑长效针剂


为什幺用药往往不容易?台中荣民总医院精神部医师蔡佳叡解释,因为用药后,每个人都会出现不同的副作用;每天需要服药,真的很容易忘记;自觉疾病已稳定,而自行停药;工作时不想被他人看见服药等,而将自己暴露于复发风险之中。据统计,即使仅1~10天的中断治疗,仍增加1.98倍再住院风险。


目前,思觉失调症的治疗除了大家熟悉的口服用药,也已有长效针剂可做选择,施打频率为2周、1个月到3个月。而无论是针剂或口服药物,在发挥完作用后,就会随日常代谢,如上厕所、流汗时排出。


张家铭进一步说明,长效针剂的药物遵从性较高、使用频率较低、可于回诊时施打,能够减少忘记用药的机会,同时在体内建立起更稳定的药效浓度,有助于病况的控制。


蔡佳叡强调,长效针剂十分适合因擅自断药而反覆住院的患者,或是需要上班、家人照护较困难的病友。若担心药物副作用,应与医师讨论并调整配药,皆能获得改善,切莫自行停药。


精神医疗成功3关键 帮助患者回归社会


张家铭表示,精神医疗三大成功关键,除了规律用药稳定治疗,患者本身也应该抱持想回归正常生活的动机,而社会更应以友善态度包容病友,及完善制度提供患者持续治疗。


蓝祚鸿说,从临床经验来看,对于不愿或不方便至医院回诊的患者和家庭,现行的做法是由医师及个管师组成的居家治疗团队至患者家中拜访并进行看诊,治疗成效良好。


目前,台中荣总精神部的居家治疗收案量一个月平均高达1,100人次左右。透过持续的病情追蹤,帮助就诊困难的病友持续稳定的治疗,同时也比较不用担心患者私下停药而复发恶化,以利患者回归社会。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